资讯详情

真正的跑者,直到最后一步也没有用走的

编辑:王小编 来源:网络媒体 2019-09-02 09:15 826 0

要论跑步狂热分子,私以为不是被训练时间榨干的运动员,也非晒图狂魔般的运动达人,而是村上春树。

没错,就是那位诺贝尔文学奖专业陪跑者,写下许多深刻悠远文字的村上春树。

他曾写过一本书,叫做《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》,书中说道,他每天几乎要跑10公里,无论是在阴雨绵绵的伦敦,还是在晴空万里的美国,从未间歇,肩负撰写长篇小说的重担时要跑,回日本过悠闲小日子时也要跑。

他说,如果选择墓志铭,他会选择“作家也是跑者,至少到最后都没有用走的”

很多人看完这篇文章精神振奋,忍不住迈开步伐跑它个10公里,可惜我没有做到。

有想过是否因为我是女生所以体力限制,但一次心血来潮在周末清晨出门跑步,身旁经过一位跑友,我分明听见那名女生的跑步记录清晰地报出“您已跑步10公里,用时55分钟”。

后来,我渐渐不再抗拒跑步,爱上了身披阳辉、追赶皎月的感觉,一点一滴记录着自己的里程。

我是一个喜欢享受孤独的人,当找到了跑步的惬意感,便觉这宁静的时刻如获至宝,轻松卸下白天生活的压力,唤醒每一个木讷的细胞,宛若新生。

都说跑步是最易开始也最早放弃的运动,一个人跑步难免枯燥且军心动摇,制定过无数跑步计划,最后逃不掉被睡懒觉、下雨、身体不适等原因搪塞过去。

一次次被打乱后便不了了之,放弃成了一件无关痛痒的事。

这时候顿觉社交的力量,因为和同道中人相约跑步,认识了许多跑步爱好者。我们住在不同的地方,做着不同的工作,正值人生不同的年华,唯一的共同点便是热爱跑步。

健身的人打心底里明白陪伴的重要性,当第一次穿越整个公园时有坚定的脚步相伴,第一次在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之时有人递过一瓶水。忽然觉得,在有人和你一起努力的温暖面前,没有辛苦和疲乏而言。

犹记被拉去参加荧光夜跑的那次,感觉不错。真心投入某件事时,繁杂思绪确乎被抛得一干二净,周围跳动的明亮荧色仿佛踏在心尖,一下一下撞击出呼吸。

那一刻,忽觉运动也是一件浪漫的事。

之前看过一个故事,一位叫鹿特丹的姑娘因失恋痛苦万分,好在别人都把悲愤化为席卷美食的动力时,她却狠心虐自己开始跑步。

没想到一路上捡到了好几个和她一样的伤心人,同病相怜的他们建立了“心碎俱乐部”,每周末都画一条奇怪的路线开跑。

最后,这个俱乐部再也没有心碎之人,他们为了更美好的意义跑步。

你为了什么而跑?

我想,90%的人都会脱口而出为了减肥。但几乎所有将跑步融为一种生活习惯的人,最后都会发现,除了减肥,它带来了更多东西。

有人在凌晨四点的天光中跑过长安街,遥望东方泛白的天空一分钟比一分钟亮,惊动了鸣鸟,踩碎了朝露,他看到无与伦比的晨曦朝阳。

有人沿着一条看不到尽头的公路,耳旁呼啸过灯火通明的高楼,于高峰期的车流中开天辟地,拥抱络绎人群,如闯无人之境般地奔向前方。

客观来说,跑步并不轻松,它是吃力的,甚至是痛苦的。而对于跑步者来说,它可以是慰藉的,欣喜的,解脱的。

村上春树说:“1995年我参加了一次100公里赛跑,花了11小时42分跑完全程,到了最后它变成一种宗教式的体验了。在大约75公里的时候,我突然又能够正常地跑下去,疼痛已经消失,我进入了‘彼岸’,喜悦包裹着我,我在一种陶醉状态下冲过了终点线。我甚至还能继续跑下去。”

跑步是专注、耐心,更坚持。开始的两三公里,是漫长的,一旦跨越那道坎,就再无畏惧。

于是如果你问我,当谈跑步时谈的是什么,对我而言,谈的是自由的灵魂,坚定的精神。


微信公众号

评论列表